2021年03月04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醫生白求恩: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多有貢獻

2020年04月20日 來源:記者觀察網作者:王環環 瀏覽:0

1890年3月3日,諾爾曼·白求恩出生于加拿大北部小鎮格雷文赫斯特,1935年11月加入加拿大共產黨,1938年來到中國參與抗日戰爭。1939年11月12日清晨,白求恩因傷口感染引發的敗血癥,病逝于河北省唐縣黃石口村。

timg (3)

他在中國工作的一年半的時間里為中國抗日戰爭嘔心瀝血,毛澤東稱其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

如今,白求恩之于人們,更像是一個時代的英雄符號,是跨越國界、無私奉獻的典范。但白求恩本人,遠比這些更生動。

1890年3月3日,白求恩出生于加拿大北部小鎮雷文赫斯特。父親馬爾科姆·尼克爾森·白求恩是長老會的牧師,母親伊麗莎白·安·古德溫曾當過傳教士,祖父亨利·諾爾曼·白求恩是一名杰出的醫生。祖父在白求恩心中有著極高的地位,對他的成長有著極深的影響。

白求恩自小喜歡生物,8歲時,捉麻雀、捉蒼蠅成了他的日常娛樂項目,捉到后就解剖,學祖父當醫生。中學期間以及之后的兩年里,為減輕家庭負擔,白求恩曾在報社當過兼職記者,在學校食堂當過招待員,在客輪上當過侍者,在農村小學當過教師……

1909年秋,白求恩考入多倫多大學,學習生物物理學和生物化學。1911年9月,他開始在安大略省蘇必利爾湖以北的邊疆學院任教,后又在阿爾戈爾馬區叢林里當過一段時間伐木工。1912年9月重入多倫多大學學醫。

1914年,一戰爆發,還在讀書的白求恩應征入伍,任戰地擔架隊員,在一次戰斗中左腿被炸傷,入院治療,傷好后回校繼續讀書。1916年12月,白求恩于多倫多大學畢業,獲學士學位。

畢業后,白求恩又兩次參軍,分別于英國皇家海軍與加拿大空軍入伍。1920年,自加拿大空軍退伍后,前往倫敦。

1922年,白求恩赴英國愛丁堡參加外科醫學會會員考試,并順利通過,成為英國皇家外科學會會員。在這里,他還邂逅了自己的愛情,遇見了比他小11歲的蘇格蘭姑娘弗朗西絲,并一見鐘情,墜入愛河。8月,弗朗西絲不顧家人的反對,與白求恩在倫敦舉行了婚禮。婚后他們先后到了瑞士、意大利、法國、奧地利等國旅行。之后,他們于美國底特律市定居,并正式掛牌行醫。1926年,白求恩被聘為底特律醫學院醫藥學講師。

就在事業平穩運行的同時,噩耗突然襲來。1926年夏,白求恩患上了肺結核——這種病在當時相當于直接被下了死亡判決書。為了不拖累年輕的妻子,白求恩以不離婚就不接受治療的強硬態度結束了這段婚姻。

在療養院中養病的這段時間里,白求恩不屈于這樣的命運安排,一頭扎進了療養院的圖書館里查閱相關資料,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份醫學雜志上,他發現了“人工氣胸療法”。在了解了相關理論與利弊后,白求恩自愿接受“臨床實驗”,讓醫生在自己身上大膽實驗。

這份勇氣與魄力創造了30年代的一個醫學奇跡——“人工氣胸療法”不僅治好了白求恩的肺結核病,還使得胸外科疾病的研究有了重大進展。

1928年4月,病愈后的白求恩返回加拿大蒙特利爾,成為皇家維多利亞醫院加拿大胸外科開拓者愛德華·阿奇博爾德醫生的第一助手。期間他研制和革新了多種醫療手術器械,還發表了多篇有影響的學術論文,他的創見和學術成果得到業內同行的公認和尊敬。

而在感情方面,隨著身體的痊愈,白求恩對弗朗西絲的思念愈發強烈,他曾多次給弗朗西絲寫信傾吐自己無法抑制的思念。在白求恩真誠的打動下,1929年秋,遠居蘇格蘭的弗郎西絲再次回到白求恩的身旁,他們在蒙特利爾復婚了。

然而這場婚姻并未持續太久,白求恩對于醫學事業的狂熱讓弗朗西絲對這段感情陷入了疲憊,因為他不僅無暇顧及生活,還會將一些人體器官帶往家中。1933年3月,這段僅持續了五年的婚姻再次劃上句號。此后,白求恩一直獨身。

而此時的白求恩也迎來了事業上的黃金時期。經過幾年的刻苦鉆研,他在醫學行業已有聲名。

成名后,白求恩依舊惦記著那些生活在貧困線上的人們。他在蒙特利爾市加拿大進步協會發表講演,主張由政府資助結核病防治工作,并在蒙特利爾郊區開設了一所門診,每周六下午為貧困患者免費治療。

1935年,白求恩有幸應邀前往蘇聯列寧格勒參加在那里舉辦的國際生理學大會。在那里,他看到了當地免費覆蓋全員、由國家財政負擔的福利醫療體制,深受震撼。回國后,他將自己所理解的“蘇聯式醫療保障體系”整理成文,在加拿大發表宣傳。

同年11月,白求恩在蒙特利爾秘密加入加拿大共產黨。之后,他便進一步利用各種機會廣泛呼吁,大力倡導社會化醫療改革。

1936年7月,西班牙發生法西斯政變,這一政變以及美、英、法等國實行的“不干涉政策”令白求恩感到無比憤怒。他向組織提出了到西班牙去參加反法西斯斗爭的要求。10月24日,他帶領自己的醫療隊奔赴西班牙前線。11月3日,他們抵達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在這里,他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流動輸血站。

白求恩的流動輸血站轟動了整個前線,成為戰爭中實施救護的一種重要手段,為西班牙共和國挽救了一大批戰士的生命。雖沒能從根本上扭轉戰局,但意義同樣不可小覷。

1937年5月18日,受西班牙人民陣線的委托,白求恩離開馬德里,返回多倫多,先后在加拿大、美國等許多城市日夜奔波,巡回講演,為西班牙反法西斯戰爭進行募捐,并計劃在北美工作4個月,一旦為他的輸血工作籌足了款,就回馬德里。然而,中國“七七事變”的突然爆發,讓他改變了主意。

1937年7月30日,白求恩到美國洛杉磯參加當地醫療局舉行的歡迎“西班牙人民之友”的慶祝活動。在這里他與中國教育家陶行知相遇。陶行知向白求恩介紹了“七七事變”后中國的形勢,白求恩被陶行知慷慨激昂的話語感動,毫不猶豫地表示:“如果需要,我愿意到中國去!”

抗日戰爭爆發后,國際援華委員會就已經配合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同盟進行工作,白求恩通過這一渠道,請求率一個醫療隊到中國支援抗戰。

1938年1月2日,他帶著足夠裝備幾個醫療隊的藥品和器材,從溫哥華乘海輪前往中國香港,3月到達延安,隨即又轉赴華北抗日最前線——聶榮臻領導下的晉察冀根據地。

聶榮臻記得第一次見到白求恩時,“他高高的個子,雖然還不到五十歲,卻已蒼蒼白發,但目光炯炯,精神奕奕,是那樣嚴肅而又熱情。我看到他跋涉千里,旅途一定很勞累了,勸他多休息幾天再談工作。他這樣回答我:‘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休息的,你們要拿我當一挺機關槍使用。’這句洋溢著革命者戰斗激情的回答至今還回蕩在我的耳際。”

作為抗戰一線,這里的條件十分簡陋。為克服醫療設備不足的困難,白求恩自制了不少醫療器具——鐵制“助理醫生”、肋骨剪、“盧溝橋”藥馱子等。

這些都是他因地制宜的智慧結晶。如“盧溝橋”藥馱子,游擊戰的特點是忽東忽西,但醫院的藥械裝備不方便搬動,不能很好地適應戰爭需要。1939年,白求恩帶領醫療隊來到冀中,時值春耕時節,河北農民用毛驢向耕地送糞的糞馱子引起了白求恩的興趣,他馬上聯想到可以用糞馱子的原理做一只箱子,放在驢背上搬運藥械。白求恩發明的這副藥馱子正好可以放下一套手術器械,取下后放在地上,上面放一塊門板就是手術臺,非常方便。至于這項工具名字的來歷,源自一天清晨白求恩聽到民兵們在唱“盧溝橋”小曲,翻譯后他感到很有意義,于是給他的藥馱子也取名叫“盧溝橋”。

1939年夏,白求恩在晉察冀衛生學校講授了《野戰外科示范課》。開始上課后,白求恩先對護士說,把“盧溝橋”打開。護士把“盧溝橋”搬下來擺放好,不一會,手術臺、換藥臺、器械筒、藥瓶車、洗手盆等一一就緒,醫生、護士、司藥、擔架員、記錄員也各就各位,簡易手術室就布置好了。接著,白求恩從示范傷員進入手術的過程,到手術室的撤收,把整個流程展現得井然有序。

白求恩說,一名醫生不僅要技術好,還要時刻準備上前線。他在特殊時期的這些發明,正是他為隨時前往一線救死扶傷所做的準備。

在中國的一年半時間里,白求恩為晉察冀根據地的醫療衛生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他以忘我的革命熱情在硝煙戰火中夜以繼日地救治傷員,曾創造了69個小時連續做115例手術的記錄。同時,在戰爭間隙,他筆耕不輟,寫作了大量的報告、信件、演講稿、新聞稿和短篇小說等,發到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的刊物上發表。僅在1938年,他就寫了6.5萬字。這些文字有力地宣傳了中國人民的抗日主張,擴大了中國共產黨的影響。

1939年7月,由于日寇封鎖,邊區醫療器械、藥品嚴重短缺,白求恩決定申請回國募集經費、藥品和醫療器械,同時向全世界宣傳中國的抗戰,揭露日本法西斯的暴行。中共中央同意了他的請求,軍區衛生部特地為他舉行了歡送會。正在這時,日軍對北岳區發動了大規模的冬季大“掃蕩”。白求恩得知這一消息后,決定推遲回國。10月下旬,他帶領一個醫療隊從唐縣出發趕往灤源摩天嶺前線,在離前線只有3.5公里的孫家莊停下來,將手術室設在村外一個小廟里,搶救傷員。

10月28日下午,白求恩正緊張地做著手術,哨兵報告說:“敵人從北面包抄過來了!”但白求恩決然地說:“再添兩個手術臺,加快速度!”20分鐘后,只剩下最后一名受傷的戰士朱德士。這時槍聲四起,子彈呼嘯著從頭頂掠過。哨兵再次催促:“白大夫,你一分鐘也不能停留了!”

躺在手術臺上的朱德士也掙扎著請求:“白大夫,不用管我,你快走吧!”白求恩卻堅決地說:“不,我的孩子,誰也沒有權力將你留下,你是我們的同志!”朱德士的大腿粉碎性骨折,為加快手術速度,白求恩把左手中指伸進傷口掏取碎骨。其間,碎骨刺破了他的手指,他迅即把手指伸進消毒液里浸了浸,又繼續手術,直到縫完最后一針,才跟隨擔架轉移到村后的山溝里。10分鐘后,敵人沖進了孫家莊。

第二天,白求恩手指上的傷口發炎了,他忍著腫脹和劇痛繼續醫治傷員。11月1日,白求恩準備轉移時,從前線送來一名患頸部丹毒合并蜂窩組織炎的傷員,這屬于外科烈性傳染病,治療過程中,白求恩帶傷的中指受到細菌感染。

其后的幾天里,白求恩的手指感染持續加重,腫脹得比平時大兩倍,還發著高燒,但他仍然堅持在前線指導戰地救護工作,還抽空寫完治瘧疾病的講課提綱。

聶榮臻聞訊當即指示:“一定請白求恩大夫休息好,并抓緊時間治療。”對此,白求恩卻表示:“不要擔心,我還可以照常工作。”10日,白求恩高燒不退,聶榮臻聞訊馬上派人送來急信,再次命令他:“立即回唐縣花盆村軍區后方醫院治療!”隨后,又派醫生攜帶藥品器械趕來,要部隊不惜一切代價把白求恩安全轉移出來。當聶榮臻派來的人員趕到時,白求恩的病情更加嚴重了,曾一度昏厥,終因傷勢惡化轉為敗血癥。

11月11日,在生命彌留之際,白求恩強撐精神,留下遺書。在這封遺書中,白求恩將自身身邊所剩無幾的物品一一標明,送給相關同志。其中還寫道:“我在這里十分快樂,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多有貢獻”“最近兩年是我平生最愉快、最有意義的日子,感覺遺憾的就是稍嫌孤悶一點。同時,這里的同志,對我的談話還嫌不夠”……

11月12日凌晨5點,這位偉大的國際共產主義戰士諾爾曼·白求恩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歷程,時年49歲。

白求恩醫生的生命永遠停留在了1939年的那個冬天,但他跨越國界、無私奉獻的精神已超越時空,銘記于每個人心中。即便在今天,白求恩對于每一位國人都不陌生,“白求恩精神”代表著“毫無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主義精神,而“白求恩式的人物”是對一個人人格光芒的最高評價。(刊于《記者觀察》2020年第7期


【責任編輯:范蓉】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内女澡堂洗澡偷拍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