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t id="sxewv"></rt>

            <tt id="sxewv"></tt>

            1. 2021年04月21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涉案300億!特大跨國網絡賭博團伙覆滅

              2020年11月10日 來源:新華網

              在三國七地共抓獲犯罪嫌疑人335名,采取刑事強制措施100余人;凍結扣押銀行賬戶1700余個,查封房產25處,查扣豪華車輛11輛。在提起公訴的41名被告人中,有40名均表示認罪認罰,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均進行退贓,共計退出贓款2億余元。

              1126718837_16049674839121n1126718837_16049674894331n

              “大巨人公司”職能部門框架圖表

              注冊會員超50萬人,投注額超300億元,月盈利1000多萬元,29個賭博網站站點,犯罪團伙員工超400人……

              這起跨國網絡賭博犯罪案是2019年全國公安機關開展打擊整治跨國(境)網絡賭博犯罪10起典型案件之一,也是中國-柬埔寨合作執法年首起案件。通過國際刑事司法協作,對潛藏在我國周邊的特大跨國非法網絡賭博犯罪進行了全面打擊。

              今年8月13日,江蘇省張家港市檢察院依法以開設賭場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對公安機關前兩批移送的黃某法等41名被告人提起公訴。10月底,公安機關分三批將該案中15名犯罪嫌疑人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目前正在進一步審查中。

              “黃氏家族”為核心的犯罪集團浮出水面

              張家港市的王某平時就愛買彩票碰碰運氣,一次在無意間點開一家賭博網站的廣告后,他發現玩法很簡單,押三個數字相加的大小和單雙,便想試試手氣。最初,抱著“只要贏滿500塊錢就不玩了”的念頭,他每次只投注幾十元,但高賠率和實時開獎的刺激讓他上了癮,不到半年,不僅輸光了工作以來積攢下的十多萬元積蓄,還背上了40多萬元的債務。

              像王某這樣的賭客大有人在。2018年4月,江蘇省張家港市公安局在日常巡查工作中發現,一個名為“中國第一快三門戶網站”(以下簡稱“快3”)的賭博網站吸引了當地大量人員參賭。經初步偵查,警方發現這是一家搭建在境外的賭博網站,通過發展境內代理吸引我國公民參與“快3”網絡賭博。截至案發,該網站已擁有注冊會員50余萬人,投注額超過300億元。

              由于案情重大、復雜,2018年12月公安部對此案掛牌督辦,蘇州市公安局牽頭成立專案組對此案進行偵破。

              隨著案件告破,一個以“黃氏家族”為核心的犯罪集團浮出水面。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賭博平臺的幕后老板、創始人黃某法,今年只有28歲。據黃某法交代,2014年底,他大學即將畢業,看到福建老家有朋友做網絡賭博生意買了車子、房子,“投入少來錢快”的誘惑讓他眼紅心熱,決心開辦一個彩票賭博網站賺大錢,他的父親、三叔湊了幾十萬元給他當啟動資金。

              沒多久,黃某法的首個站點開始運行,客流量穩步上升,生意順利走上正軌,新站點接連開出,員工人數不斷增加。

              2016年初,因國內對網絡賭博持續打擊整治,黃某法將公司轉移到柬埔寨,命名為“大巨人公司”,并借助國外寬松的博彩政策逐步發展壯大,成為由4個主網站加25個子網站組成的龐大賭博集團。考慮到運營成本問題,2018年,他又將部分站點和業務遷至菲律賓。

              3年多時間,該犯罪集團的員工從幾人增加至幾百人,年獲利額從數百萬元增加到數億元。

              看到賺錢發財的“好路子”,親戚們相繼聚集過來,財大氣粗的黃某法也來者不拒,并將他們安排在關鍵管理崗位。

              存在賭場定性和網絡賭博證據不易固定兩大問題

              “這是一起典型的跨國網絡開設賭場案件,違法犯罪持續時間長、涉及人員多、手段隱蔽,特別是需要到境外進行取證和抓捕,案件辦理難度很大。”回憶起一年多的辦案經歷,張家港市檢察院承辦檢察官郭俊成思緒萬千。

              在案件初查階段,應公安機關邀請,張家港市檢察院指定了經驗豐富的員額檢察官郭俊成參與引導調查取證。

              提前介入該案后,郭俊成意識到當前存在賭場定性和網絡賭博證據不易固定兩大問題。開設賭場罪與賭博罪的本質區別在于是否存在經營行為,前者須存在經營賭場的實質行為,而經營行為并非賭博罪的責任要素。因此,要想準確認定犯罪,必須要有確實充分的證據。而與其他犯罪形式相比,網絡賭博犯罪依托于虛擬的互聯網平臺,如果不能提前固定好證據,很多關鍵證據往往容易消失或損毀,影響其證明效力。

              根據以往的辦案經驗,郭俊成決定引導偵查人員雙管齊下,從證據上基本固定了該賭博網站招攬賭客的方式、賭博游戲的玩法、賭客參與賭博的流程等證據。

              一方面,檢察官引導偵查人員以賭客身份加入賭博網站的QQ群,佯裝參與賭博,實則嚴格按照證據標準要求,錄制網上賭博每一步操作過程。經偵查發現,黃某法帶領的賭博公司內部分工明確,分別設立了財務組、推廣組、客服組、技術維護組、行政組等多個部門。推廣組被稱為前臺,活躍在吸引賭客的第一線。

              據不完全統計,在“黃氏家族”控制的29個賭博網站中,光輸掉50萬元以上的賭客就有50余人,輸掉百萬元以上的賭客也有20余人。在刺激的網絡賭博游戲中,賭客源源不斷地下注,最終的贏家只會是抽頭漁利的賭場。

              另一方面,檢察官引導偵查人員假借被賭場薪水高又輕松的工作吸引,以找工作的名義打入內部,詳細詢問如何加入賭博公司、加入后的工資待遇、辦公地點、安全狀況等情況。

              據了解,如前臺團隊除了獲得基本工資,還能按照各自引流的賭客所賭輸的資金按比例抽取分成,一名普通前臺員工剛入職薪資在每月5000元左右,如果所在小組業績好,單人甚至每月能獲取4萬至5萬元的分成。

              在境外窩點,共有超過400名工作人員在為“大巨人公司”工作。這些員工多是經親戚朋友介紹,覺得工作輕松工資又高便來到境外。為了逃避打擊風險,只要公司員工到達境外,護照就會被收走由專人保管。

              引導偵查機關固定涉案賭資數額、賬戶等核心證據

              2018年6月,偵查機關對該起案件立案后,檢察官開始轉變重點,引導偵查機關根據銀行轉賬、資金流向固定涉案賭資數額、賬戶等核心證據。

              檢察官發現,該犯罪團伙為了逃避監管、洗白非法所得,通過購買國內居民的銀行卡和空殼公司,對公賬戶進行賭資資金轉移和交換,涉案銀行卡超過2萬張。除了境外日常運營開支,公司大部分盈利借助地下錢莊變現,由職業取錢人取現進入國內的“黃氏家族”成員手中,供他們揮霍使用,或通過投資合法生意進行洗白。

              為獲取該案核心電子證據,2019年8月,郭俊成會同偵查機關辦案人員趕赴菲律賓、柬埔寨等犯罪團伙所在地現場查勘。通過國際司法協助,檢察官與辦案民警一起和柬埔寨相關執法機關進行談判對接,就開展抓捕行動時,如何確保取證的合法性、調取到核心證據如何保存等問題反復交涉、協商,最終獲得柬埔寨方面的支持,從上百臺扣押的電腦中找到關鍵人員的電腦,成功取得了完整的財務數據。

              “正是因為有了從柬埔寨獲得的這些充值明細、資金流水、工資發放明細等數據,我們可以從中了解整個賭場盈利情況,梳理出每個涉案人員具體的工號、業績、收入等詳細情況,這對認定每個人的犯罪數額、進行定罪處罰起到了關鍵作用。”郭俊成說。

              經過前期細致縝密的偵查,公安部部署指揮開展集中收網行動,專案組會同柬埔寨、菲律賓執法機構,在三國七地共抓獲犯罪嫌疑人335名,采取刑事強制措施100余人;凍結扣押銀行賬戶1700余個,查封房產25處,查扣豪華車輛11輛。

              因犯罪嫌疑人人數較多,公安機關分批次移送至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今年1月31日、2月27日,公安機關分兩批將其中41名犯罪嫌疑人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在逮捕后,郭俊成繼續跟進取證,主要從證據審查角度引導偵查機關收集與固定核心定罪證據,“我們進一步梳理了從國內、國外獲取的累計2.5T的繁雜電子數據,去蕪存菁,核對、補充偵查機關提交的證據,確保案不漏人、人不漏罪。”

              40名被告人表示認罪認罰,退出贓款2億元

              今年1月31日、2月27日,公安機關分批將這起跨國網絡賭博專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在審查起訴過程中,郭俊成綜合考慮了案件辦理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將整個犯罪團伙認定為賭博犯罪集團,并根據犯罪嫌疑人在整個犯罪集團中所處地位、所起作用進行差異化量刑,通過貫徹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結合羈押必要性審查,最大限度實現追贓挽損。

              在整個犯罪集團中,“黃氏家族”兄弟、父子是首要分子,在集團犯罪中從事管理職能的管理層及出資成立網站者均認定為主犯,從嚴打擊,保證辦案效果;而對于為獲得高工資而加入的普通工作人員,因其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均遠遠小于管理層,一般認定為從犯。

              “我只是個打工的,怎么就犯罪了呢?”在訊問初期,賭博公司的工作人員王某向檢察官提出疑問。有這樣困惑的人不止他一個。郭俊成發現,這些被高薪誘惑、走上犯罪道路的普通工作人員,通常都不具備基本的法律素養。

              郭俊成立即展開一系列釋法說理,一方面向犯罪嫌疑人解釋國家法律的相關規定,促使其對自己的行為構成犯罪有明確的認知;另一方面,通過擺事實講證據,詳細解釋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數額是如何計算、在犯罪集團中承擔的職能、起到的作用,促使其對自己的刑期計算有科學的了解。

              在此基礎上,檢察官對能認識到錯誤、愿意接受法律處罰、主動退贓,且在犯罪集團中所起作用較小的犯罪嫌疑人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一般考慮給予其緩刑,同時對羈押的犯罪嫌疑人考慮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在保證刑事訴訟順利進行的前提下,該階段檢察機關共計變更強制措施10人。在提起公訴的41名被告人中,有40名均表示認罪認罰,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均進行退贓,共計退出贓款2億余元。(記者 盧志堅 陳夢清 制圖/陳洋 趙一諾)


              【責任編輯:閻靜】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内女澡堂洗澡偷拍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