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t id="sxewv"></rt>

            <tt id="sxewv"></tt>

            1. 2021年04月21日
              國際刊號:ISSN1004-3799 國內刊號:CN14-1155/G2 郵發代號:22-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車險綜改月余 車均保費手續費降幅皆超兩成

              2020年11月11日 來源:證券日報作者:冷翠華

              截至目前,車險綜合改革意見已經實施一月有余,險企對改革后的第一個完整月度即10月份的經營情況也進行了分析總結。車險綜改對車險市場整體影響幾何?《證券日報》記者對此進行調查采訪,整體來看,最大的變化之一即車均保費和車險手續費降幅都超過了兩成,消費者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優惠。同時,由于多數消費者是價格敏感型客戶,在新的政策環境下,單一客戶詢價量大增,險企如何精準定價,如何平衡價格、規模和利潤的關系成為一個大課題,其車險定價和服務能力對核心競爭力的影響大幅提升。多位業內人士提及,還將有新的險企主體退出車險市場。

              當車險“老業務”遭遇綜合改革新政策,險企將采取什么樣的發展策略?多家險企提到要大力發展直銷渠道,要進行新產品開發,同時,還要大力提升理賠服務能力。

              新車保險仍愛拼費用

              “商車險產品設定附加費用率的上限由35%下調為25%,預期賠付率由65%提高到75%。”針對車險綜合改革,中國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此前在答記者問時指出。

              那么,實際的情況如何?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近日在2020北大賽瑟論壇上表示,車險綜合改革自9月19日實施到目前的一個多月,車均保費降幅27%,平均手續費下降了約20%,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的平均保額由91萬元提升到125萬元。可見,改革之后“兩降一升”的格局十分明顯。

              “約有90%的客戶保費下降,整體平均降幅為22%,商業險降幅為36%。”某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宗軍(化名)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該公司情況。另一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甑宇(化名)向記者表示:“我司商業險保費下降幅度接近40%,抵消交強險保費變化后,車均保費下降幅度達27%。”

              在調查采訪中,目前,不少財險公司不愿透露自家車險業務的具體變化情況,只整體提及保費規模明顯下降,正在經歷“陣痛期”。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車險手續費整體降幅約20%,但新車手續費和舊車手續費的分化非常明顯,新車市場仍然存在較為嚴重的拼費用情況。“新車作為車險經營的重要渠道,一直是各保險主體競爭的焦點。車險綜合改革對新車定價系數有上限要求,各地監管也出臺規定限制新車高定價的行為,新車保險拼費用的情況較此前有所改觀,但整體仍然較為嚴重。”甑宇表示,由于新車投保渠道主要在4S店,險企為了爭搶這一市場,往往還是依賴高費用拼搶。

              同時,記者還了解到,部分地區平均車險自主定價系數的設定偏高,導致實際賠付率沒有達到75%的預定水平,引發銷售費用上漲。部分地區自主定價系數限定的方式不合理,不利于中小險企差異化經營。同時,由于各省費率及手續費率之間存在差異,中介異地詢價出單的情況增多,導致部分團單業務或渠道業務從手續費率較低地區流入手續費率較高地區。

              針對市場主體的缺口,以及監管規則的“漏洞”,近期,銀保監會先后組織了兩場座談會,就車險綜合改革的實施情況進行討論,并對日后的監管進行部署。

              如何平衡價格、規模和利潤?

              在接受采訪時,多家險企負責人提及,車險綜合改革后,險企的成本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費用率明顯下降、賠付率明顯上升。在這一背景下,險企的定價能力和管理效率,對其車險業務經營情況起到關鍵影響,必須提升相應的能力,而最后的結果將呈現明顯分化。

              “成本結構的改變要求險企必須放棄粗放式經營,具有更強的風險識別能力,對不同風險的客戶能做到差異化定價;同時,要提升內部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泰康在線副總裁左衛東表示。多位業內人士提及車險綜合改革后險企面臨的共同挑戰為規模保費明顯下降,綜合成本率明顯提升,可能出現行業性的承保虧損。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由于車險競爭模式的改變,也出現了一些新現象。改革前,大部分車險是“地板價”,中介渠道的傭金決定了車主最終承擔的實際價格,因此整個車險行業各種“送禮”“返現”等亂象不斷。改革后,中介渠道的傭金空間被壓縮,市場秩序得到清理。但另一方面,受制于定價模型、車險自主系數均值等原因,各保險公司對于同一汽車的報價差異較大。宗軍表示,在此背景下,一方面,為了尋求相對最優價,消費者傾向于“貨比三家”,在多家公司進行投保前詢價;另一方面,保險公司在不斷試探其他公司的定價策略,兩方面因素共同促成單一客戶報價量大增。

              這對險企的定價能力也形成了新的考驗。在價格、規模和經營利潤之間,如何尋求到平衡點?在自主定價系數范圍內,如何區分不同客戶的風險?某財險公司負責人對記者稱,盡管目前車險自主定價系數范圍為[0.65-1.35],但為防范惡性競爭,各地監管機構對自主定價均值有相應要求,也就是說,險企并不能給所有客戶都報最優價。“此前,我們只承保低風險客戶,給的都是最優價,現在如果繼續給最優價,就無法滿足系數均值的要求,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要么提高老客戶定價,要么新增高風險、高系數業務,這增加了車險經營的挑戰。”某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任達喬(化名)對記者表示。業內人士表示,這要求險企真正了解消費者,并有很強的定價能力,同時,在增值服務寫入合同的背景下,險企的服務理念也必須進行深化。

              “車險經營將出現大分化,未來還會有保險公司退出車險市場。”這句話,在采訪過程中,不止一家險企的車險負責人對記者提及。此前,曾有美亞財險、史帶財險兩家外資險企退出我國車險市場,但他們也認為,分化將更明顯,優秀的公司可能越來越好。

              降低中介依賴強化直銷

              車險綜合改革改變了車險經營模式,車險定價能力、服務能力的重要性更為凸顯,同時,業務來源渠道也發生了重大變化。當車險“老業務”遭遇新政策,險企將采取什么樣的發展新策略?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將大力提升車險定價能力,并開發個性化產品,同時,降低對中介渠道的依賴,大力發展直銷車險。

              “控成本、強定價、優服務、做直銷、科技和數據驅動。”大家財險車險部總經理李崇輝從五個方面對該公司未來的車險發展策略進行總結。

              長安保險車險部總經理助理賈振雷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新環境下發展車險業務,長安保險將持續以成本為中心,平衡好規模和利潤的關系;加大差異化、特色化發展力度;不斷優化車險業務渠道來源,降低對中介渠道的依賴程度;加大車險新產品的研發和科技投入力度等。

              泰康在線CEO劉大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該公司將發揮科技和服務優勢,通過大數據、人工智能、UBI等技術和互聯網的方式,為用戶提供更加個性化的產品和更便捷的線上化服務。

              眾安保險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其將利用累計的大數據優勢,開展差異化創新。在車險報價、投保、理賠全流程充分發揮科技優勢,打造一站式智能車險服務。在理賠方面,其打造視頻理賠小程序,與傳統理賠模式相比,每樁案件可節約成本約37.2%。未來,其還將在新能源汽車、物聯網貨車等領域不斷探索UBI車險等創新性車險產品。

              陽光產險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其將大力提升車險定價能力,一是要繼續加強大數據的應用,提升風險模型的精準程度;二是要加快平臺化建設,提升車險業務的平臺化、數據化管理水平。

              平安產險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將通過科技賦能,構建線上平臺,推動數據化轉型,提升管理效率的同時,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責任編輯:杜娟】

              視頻推薦

              圖片新聞

              国内女澡堂洗澡偷拍高清